新媒体不应承受媒介偏见之重

新媒体短视频 传统媒体 924浏览 309评论

文 / 金泽香

美剧《致命女人》近来成为社交媒体的热点话题。前几日看到篇文章《<致命女人>不就是个“新媒体美剧”吗?》,一时脑里多出几个问号:有英剧日剧韩剧,有悲剧喜剧正剧,怎么还有新媒体剧,什么是新媒体剧?它代表一种怎样的价值取向?

作者如此定义:“在流量为王的时代,电视剧们也掌握了很多10万+文章那样博噱头、煽动情绪、引发讨论的技能。这一类电视剧,可以统称为‘新媒体电视剧’。”尔后一一列举《致命女人》是如何符合上述特征的。作者的结论是“我反对的,是指着一部‘新媒体美剧’大喊神剧,却对它操控了我们的情绪浑然不知。因此,没有必要神化《致命女人》,虽然这部剧当下热度极高,但并不具备被反复观赏的深度和质感。”

从定义至结论,不难看出,作者不仅认为《致命女人》不具深度和质感,更为核心的是作者鄙夷情绪操控,认为受众应有抵御情绪操控的意识,不应顺应情节设置沉迷其中。影视剧是艺术庞大体系的分支,艺术是审美的意识形态,创作者与每个受众因审美不同极易产生不同见解,实属正常。将《致命女人》定义为新媒体剧,倒不如让它回归通俗娱乐队伍更为合宜,一般来说,制作尚可、符合观众趣味,实现娱乐大众的目的,即为存在的价值,而这亦是通俗艺术与严肃艺术的区别。

相对于《致命女人》是否为新媒体剧,更值得探讨的是我们对新媒体的看法,为何一提到“新媒体”,人们便无******视其媒体地位,为何一部剧被评为“新媒体剧”必然牵扯到粗制滥造,抑或“不具深度和质感”,此种媒介偏见究竟源自哪里。

首先,我们不妨看看造成偏见的几大诱因:

一、新媒体用户群庞大但身份模糊

传统媒体相比,新媒体的泛众化既是特征亦是原罪。随着移动互联网迅猛发展,新媒体依托技术内核,呈现于手机、电脑等数字化终端,被广大网民熟知并运用。

最新数据表明,我国网民数高达8.54亿,他们既是网民也是新媒体产品的使用者,更是新媒体内容的创建者。打开手机任意一新媒体产品,几秒完成ID注册,即可获得内容发布的权利。人人是新媒体内容的生产者,而在这背后,内容生产者的教育背景、文化程度,我们并不知晓,所以,与传统媒体相比,平民化的新媒体几无门槛,人员良莠不齐,内容混杂,是难以树立权威的主要特征。

二、媒介载体决定其“浅表”特质

前不久,某传统期刊发布征文,让大家谈谈身处新媒体时代如何阅读。有趣的是,大家不约而同地认为,新媒体内容为碎片化的浅阅读,纸质书为深阅读。这一泾渭分明的区分,体现了新媒体平台作为媒介载体在用户眼里的定位:“碎”与“浅”。其实,这一特质并未经科学地验证,只是源自大家的第一印象,似乎只有看大部头的书才是深度阅读,那么,如果将大部头同样移植进手机呢,是不是也具有深度阅读的条件?很显然,另一层因素并不在媒介载体本身,而在于人们的心理:电子媒体屏幕狭窄,不利久看。

再者,新媒体用户众多,内容更新快,信息轰炸下,人们受到的干扰多,注意力难以集中。故此,新媒体的浅表特质,既与载体有关,也与受众用户心理有关。

三、吸睛至上的狂欢只为抢夺流量

与传统媒体拥有固有频道、频率相比,新媒体无明确界定,人群可以是站方仅有的用户,也可以是全国网民,甚至全球网民,这得益于网络无边界。站方为建立新媒体生态、维持新媒体活动,以流量扶持为奖励,活跃用户、受欢迎的用户可获得。

流量意味着更多的粉丝与变现的可能。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逐利是人的本能。于是,各种格调不一、形式多样的内容横空出世,吃播、八卦、带节奏的推文……怎么吸睛怎么来。可以说,新媒体的内容产出打破了传统媒体内容制作格局,从以中心为出发点过渡至以研究个体喜好为出发点,新媒体玩得好的推手,莫不对人性具有深入洞察。

这期间发生的故事也好,事故也罢,大家都有所听闻。如咪蒙的兴起与封号、某某事件的反转、某某爆料的失实等等。有时不得不感慨,是新媒体让时代更戏剧,还是人生本如戏?

四、技术监管难免有漏网之鱼

新媒体是数字基因,技术为底层支撑。一旦用户与内容呈海量之势,人工审核难以一一应对,只能继续依托技术监管,这便形成人机对垒。很长一段时间内,某些网民乐于捕捉技术漏洞,从而利用漏洞躲避审核机制,发布违规内容。

奈何新媒体尚属新生事物,技术的完善需要时间,完善之中出现漏网之鱼在所难免。

总之,人员多杂、传播碎化片、内容粗糙、监管不力,成为人们对新媒体的印象。这些印象形成晕轮效应,更可怕的是人们将印象上升为定义,偏见由此而生。

新媒体是否当真无可取之处。它的存在较之传统媒体是否意味着低劣。其实二者,并不能完全相提并论,新媒体与传统媒体虽同为媒介,是一种传播载体,但二者并非呈此消彼长之势。新媒体是时代发展、科技进步的产物,它的灵活、便捷、聚众之智、内容聚合等功能,是传统媒体望尘莫及的,传统媒体倾尽全力专注于内容审核与制作亦是新媒体难以实现的,但是随着观念的开放,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牵手合作,目前传统媒体已专门开辟融媒体部门,实现资源通融、内容兼融、宣传互融的多渠道多形式的融合;新媒体平台上,政务、公益、民生、传统媒体纷纷入驻,成为百姓获得信息、献言献策的重要通道。

可见,发展中的新媒体固然存在有待提高的地方,但以刻板观念视之,等同抹灭新媒体蓄势待发的可能。

据《2019新媒体发展趋势报告》称,上述四大症结,将针对性辅以诊治,旨在提升新媒体综合实力,强化新时代新媒体的核心竞争力,为广大用户带去优质体验:

1.用户分层。平台根据内容质量、用户贡献对用户进行分层,通过认身份认证的形式,向广大用户推荐优质用户。同时出台内容奖励机制,鼓励平台用户生产优质内容;

2.为优质内容建立“技术标准”。优质内容不再是泛泛而谈,“准确、共振、独家、有力、匹配”成为内容选取标准;

3. 建立内容生态机制,流量倾斜更为理性;

4.提升技术智能化核查与判断力,增强新“把关者”与新机制。

这个时代之所以迷人,在于信息纷繁带来的新鲜体验,在于各类产品层出不穷带来的新奇,也在于我们面对任何一个新兴事物,以发展的眼光看待,破除守旧的偏执偏见,等同为自己打开一扇窗,窗外是流动变幻的风景,与以往极大不同的是,我们与风景不再二元对立、分割,我们是风景,风景亦是我们。

新媒体 媒体 用户 网民 媒介

“我不该写信,请不要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