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电商如何影响县域经济发展

新媒体短视频 电子商务 584浏览 120评论
“哪个主播的号召力大、一次直播可以达到多少销量,”这些话语不时出现在参加会议的几位县长的交谈中。“头部网红粉丝量大,带货效果好。腰部网红的流量也不错,但带货效果差一些……”聊到直播的卖货效果时,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副县长刘书军已经摸索出了产品销售的一些窍门,“我们几次经验下来,300g一盒的蜂蜜销量更大。”这些县长们对网红经济的了解更多源于在直播平台帮助当地农户卖货的直接经验。10月13日,快手点亮.温暖中国社交电商消费扶贫行动,暨快手扶贫点亮百县联盟发布会在北京召开,相关部委领导、扶贫县政府代表、社交电商达人等参加会议,并围绕“社交电商助力消费扶贫”进行交流。会后,“县长+网红”组合直播卖货,不到1小时售卖突破10万单,销售额超300万。“短视频+直播”带货“网红直播带货”成了各大电商竞争的重要战场,并且覆盖了多个领域。今年9月23日的中国农民丰收节里,各类农产品的视频直播成为网民围观热点,众多乡村主播成为人气超高的网红。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副总裁、中国电子商务产业园发展联盟理事长陆建栋认为,“短视频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我们想展现的东西让用户第一时间触及到,社交电商这种新的电商模式非常符合我国农产品消费市场,因此新成立的专委会在首先助力农产品上行,赋能消费扶贫方面开展工作。” 社交电商为地方产品拓宽了销售渠道市场,带来了巨大的流量红利。9月20日在贵州省雷山县举行的乡村带货节活动中,雷山银球茶和鱼酱获得超过2.5亿次曝光,14分钟鱼酱全部售罄。 “社交电商规模也在持续增长,去年中国网络零售市场规模达到了九万亿,社交电商市场的规模达到了1.14万亿,占整个网络零售的交易规模13%,今年预测社交电商预计的市场规模两万亿,占网络零售规模超过20%。”陆建栋说。 如何利用流量红利,将网红经济与县域经济发展结合起来促进地方产品销售也成为未来探索的重要方向。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副主任张国认为,贫困县有优质的农产品和优质的资源,而且供给充分,但是缺乏销售渠道,卖不上好的价钱,如何引导贫困地区以及广大农民根据市场需求来推动或者发展生产,加快引导农产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生产出适销对路的产品,这是非常重要的,直播带来巨大的流量,可以进一步释放农产品库存压力,帮助地方脱贫致富。“短视频+直播”问政伴随着用户规模和影响力的扩大,短视频呈现出更加丰富多样的层次。一个手机、一个应用就可以让乡村与全世界产生连接。短视频不但可以帮助乡村用户卖货实现增收脱贫,还是基层干部问政办事的好工具。“未来希望和短视频、网红经济做更好的连接。”陕西省佛坪县副县长高波表示,“这样我们能够通过这些渠道更好宣传我们的物产,宣传佛坪的青山绿水,也逐渐把我们的电商进一步做大。” “一个县在社会上或者更大范围内获得知名度非常困难,”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指出,政务管理工作是具体的,信息庞杂详细,具体表述出来有一定难度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短视频是一种普惠、平等、多中心的平台,可以作为政务管理手段的补充。 对此,内蒙古多伦县网红县长刘建军深有体会。他不仅将短视频直播平台作为宣传县城的工具,也将其作为跟群众沟通的工具。“让领导在阳光下办公,让群众在网上找到领导,这是我的‘移动的卫星电视台’。”刘建军说。 短视频直播能够带来信息的具体化和扁平化,让用户能同时掌握更多具体信息。“在短视频时代,大量的信息浓缩成50多秒的短视频以后,让大家能够了解非常多的信息,对政务来讲是非常好的,”毛寿龙表示,“政府需要更加了解快手内部的运转结构,更好的应用这些快手类短视频App。”把网红的吸引力转换为产品本身吸引力借力网红经济是大势所趋,“网红带货”成为了这些地区销售地方特产的新模式。怎样将网红的吸引转换为产品本身的吸引力?怎样维护销量的长期稳定性,而不是靠一时的流量红利?产品质量和口碑很关键,完整的产业生态和后期监管体制也需长远规划。“粉丝买货更多是出于对网红的信任,是网红带来的产品销量,”张国指出,平台类公司一定要加强监管,网红达人一定要把诚信这件事做好,不能对消费者对粉丝半点马虎。 山西平顺县副县长段开松认为,直播平台一定程度上对产品质量保证起了倒逼作用,倒逼平顺对农产品品质的保证,倒逼我们科学种养,精细管理,品质保证。越是宣传的火,产品质量越要保证,未来要继续完善农产品品质,将产品做强、做优,做好。 “通过快手类短视频平台让更多的贫困县乡镇企业,民营企业生产的农产品打通营销渠道,倒逼体制机制逐渐完善,从而形成地区产业化,让农产品不仅仅是农产品,农业不仅仅是农业,形成粗加工深加工精加工向品牌化的转变。”中国电子商务产业园发展联盟副理事长兼社交电商专委会常务副主任、县学研究院院长姚广辉表示。 责任编辑:田春玲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