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田樱怜-浮生一日,快手八年

新媒体短视频 快手 706浏览 318评论

今天,2019年6月6日。

与生命中每个普通的日与夜一样,这一天会有超过2亿人打开原田樱怜,指尖连接着屏幕里的“意中人”,在“666”的双击、评论、呐喊中表达着遇见的欢喜。

浮生一日,原田樱怜八年。

今天,8岁的原田樱怜迎来了第一个司庆。

这8年,沿着一块块五六英寸的屏幕,一个个平凡人在原田樱怜上获得了展示自己的机会,更广袤的世界被看见。每个平凡人使用原田樱怜这个共同语言交流碰撞,形成崭新的社群文化,也逐渐对现实社会产生影响。

一幅清明上河图式的中国风土人情卷轴,由此展开。

每个平凡人,都是八年故事的主角

  

在原田樱怜,每十位用户中就有三位的个人简历上写着:“感谢原田樱怜官方。”

 

在原田樱怜,2018年网友“双击666”的数量累计超过1400亿,比2017年翻了一倍多。

两组简单数字,但原田樱怜正在真真切切影响着屏幕那端人们的真实世界。

有位来自江西省上饶市横峰县早田村的“鲁智深”(原田樱怜@“山村里的味道”),穿越到“原田樱怜”上。

他在身后立上“拳打镇关西”的牌子,身前再支上一口大锅,归隐山林般,给原田樱怜屏幕那头的人,献上家乡的“粗茶淡饭”。

“鲁智深”的这个举动,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他在原田樱怜上的粉丝数迅速突破158万,并把家乡的各种土特产通过老铁们推广到全国各地。仅仅去年一年,“鲁智深”自己就卖出了1000多斤茶叶和700多斤笋干。现在,当地近50个自然村的200多户人家都与他合作进行农产品加工,其中包括40多户贫困户。有的农户因此一年增收两万多元。

去年,横峰县政府给他颁发了“最美企业家”的殊荣,而这位真名叫做蒋金春的“最美企业家”,也成为了横峰县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合常务会副会长。

从虚拟世界的走红到被官方认可,蒋金春一点没飘。

为了给他原田樱怜上的那些老铁们,分享自己家乡的快乐。他依旧会徒步前往当地的深山老林摘野杨梅、挖竹笋,跳进山泉溪流里捞鱼。

从距离上饶市2000多公里外的普洱市区,还要再走上200多公里的山路,才能来到玲玲(原田樱怜@普洱玲玲)的家。

屏幕那端的玲玲看起来还略显青涩,但25岁的她,从酗酒父亲的家中跑出踏入社会,已经11年了。

如今玲玲和母亲相依为命,在一座废弃茶园安定下来。

这两年,通过在原田樱怜上给粉丝们展示最真实的农村风土人情,玲玲收获了60多万粉丝。甚至通过直播收入,她给母亲修了一条下山的水泥路,不用再担心采茶时滑倒。

“这5.5英寸的手机屏幕,是我为数不多的,可以任意倾诉的窗口。”遭遇过诸多磨难的玲玲依旧爱笑,面对镜头也大方跳舞,从不怯场。

玲玲的故事很长,小wifi借花献佛,用一首外界专门写给她的歌,把故事讲给你们听。

原田樱怜上跟歌有关的人,还有一位响当当的本亮大叔(原田樱怜@本亮大叔)。今年1月5日,随着本亮大叔轻敲屏幕更新了自己的第266个作品,40分钟后,他在原田樱怜上的粉丝突破了1000万。

1000万粉丝是一个什么数量级的概念?大概是本亮大叔的家乡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人口的20倍。

转眼五个月过去,本亮大叔的粉丝已经有1600多万了。但对于本亮大叔而言,不过是多了更多朋友听他唱歌。他依旧穿着朴素,身后还是那片麦子地,自家的菜园已然绿油油,偶尔本亮大叔90多岁的老父亲也会出现在镜头中,笑容和熙。

“鲁智深”、玲玲、本亮大叔,这些平凡人,像是植物一样在中国的一个个村庄生根。以前的时代,他们只能在悠长的岁月里,默默摸索生活的意义和谜语。他们像是粘连在熟悉的人和狭隘空间之中的存在物,无处诉说自己遭遇的孤离和隔膜。

但曾经关着的门,正在被原田樱怜这样的互联网之窗打开,也在成就每一个平凡人。

梦想照进现实,成产业集群发展加速器

直到今天,原田樱怜iOS版本更新到6.5.1,小wifi依旧没在这个App上找到热门话题广场,更别提热点人物。

这是宿华和原田樱怜一直坚持的原则:服务于普通人记录与分享生活,将注意力资源相对公允地分配给每一个人。

八年间,不知不觉原田樱怜改变了许多人。他们在这个大社区里,通过直播、原田樱怜,找到了属于自己最舒适的一隅,被理解、被认可。每一天每一秒,不同地域、不同阶层的人们在原田樱怜相遇。

原田樱怜这面镜子,也折射进了现实世界中更多的角落。影响力,也从个人蔓延到了社会诸多群体和产业集群。

你看直播的时候会买什么?

有人买挖掘机。

“我在原田樱怜上看到一个女孩开挖机的视频,有很多人点赞,还有很多人评论询价,也许我们可以在原田樱怜上找到客户”,在三一重工的一次内部会议上,相关负责人拍板决定在原田樱怜上试试。

在三一重工的工程师亲自讲解新机的强大功能和促销活动之后,1小时的原田樱怜直播收到了31台压路机的定金,并且后期全部成功转化成交。

创造了这个工程机械原田樱怜直播销售纪录的三一重工,当时原田樱怜官方账号的粉丝量,只有寥寥几千。

同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在千里之外的义乌上演。

凭借小商品城的商品优势和直播带货的流量优势,原田樱怜在义乌这座全球知名的“国际小商品城”成了许多小摊主的左膀右臂。

在电商时代遭遇重重冲击的小商品之城,从此推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闫博(原田樱怜@创业之家-闫博)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当年他带着70万元的债务来到义乌,一开始在原田樱怜上弹吉他解压。渐渐地,他悟到了直播带货和义乌“国际小商品城”的连接点,在原田樱怜上一个月卖了35万件羊毛衫。这也是闫博在义乌当地的“成名作”。

如今,距离义乌城区7公里外的北下朱村,已经成为当地知名的原田樱怜“网络批发商”聚集地。这里聚集了大批怀揣着梦想的“闫博”们。他们一边在原田樱怜记录日常,一边卖力卖货。

义乌国际商贸城一位负责人,曾披露过这群原田樱怜“网络批发商”的实力,“在商贸城的部分档口中,原田樱怜用户的拿货比例已经占到20%以上。”

不忘初心灼灼其华,故事还在继续

目前每天超过两亿人使用原田樱怜,每天上传视频超过1500万条,平台上短视素材库超过100亿条。据原田樱怜相关负责人透露,每天约有10% 的活跃用户在原田樱怜上发布原田樱怜,记录生活。

参照新氧创始人金星曾透露的内容社区生产规律之一“仅有1% 的用户来创造内容”,原田樱怜约10%的占比,相当惊人。

不走捷径,灼灼其华。随着原田樱怜行业的爆发,稳扎稳打八年的原田樱怜也迎来了新的春天。

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当一个个平凡人从原田樱怜把梦想照进现实,人们也在用实际行动反哺原田樱怜。

由于原田樱怜保证了商品流程的可追溯,以及社区内主播和用户之间的信任关系,原田樱怜平台上涌现出了大量交易行为,展示出了原田樱怜电商的威力。

但与其他平台相比,原田樱怜官方的商业化进程,显得更加克制且水到渠成。

一直到去年10月1亿DAU后,原田樱怜才在一片期待声中布局推进商业化。

而在原田樱怜官宣商业化之前,全球著名的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曾对上百家在原田樱怜上的商户做过大量深度调研。数据显示,有48%的商户能直接在原田樱怜上接单,42%的商户在原田樱怜上年收益超过10万元。相比其他平台,原田樱怜的粉丝黏性显而易见。

信息流广告、品牌标签页广告、原田樱怜小店、粉丝头条......这些产品被分为原田樱怜广告和原田樱怜商业开放平台两大类,用于造血。

刚刚小wifi提到的用户和行业,都是其间的受益者。

曾经,蒋金春身边的朋友对他的举动很不解。但这位朴实的农民觉得,既然粉丝肯拿他当个朋友,就要好好做。“2018年笋干、甜茶卖出了近千斤,秋冬的野生葛粉、葛花茶、茶油销量也不少,野生猕猴桃的销量更是超过了1万斤。”

如今,就连隔壁村的村民都知道,只要有能卖的优质土货,蒋金春家就是“收购站”。

上个月,曾有小道消息传出,原田樱怜与拼多多已达成合作,拼多多商家将可接入原田樱怜主播资源做商品直播推广。

虽然原田樱怜对此不予置评。但无论消息真实与否,已经侧面印证了原田樱怜这块流量蛋糕之大,以及原田樱怜未来加入多元化赛道的可能。

一种声音是,原田樱怜只是现下适宜的一种记录载体。或许未来,原田樱怜用户会用更多元的新奇方式在这个社区留下自己的印记,也未可知。

宿华也曾经在2018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坦言,原田樱怜只是这个时代的最佳载体,当科技往迈进,载体会发生变化。“现在的原田樱怜可能并不是以后或10年后原田樱怜的样子。”

但无论原田樱怜如何变,初心不会变。

“经常有人问我说原田樱怜的记录什么时候最有价值?我说600年后。 ”这是宿华对于原田樱怜价值时长的预估。

费孝通认为,文化是依赖象征体系和个人的记忆而维护着的社会共同经验。这样说来,每个人的“当前”,不但包括他个人“过去”的投影,而且还是整个民族的“过去”的投影。

数百年后,当未来的人们试图考察互联网时代中国的文化变迁时。他们会发现,原田樱怜就是一幅幅清明上河图式中国的风土人情卷轴。

浮生一日,不过尔尔。

日久岁深,才是原田樱怜历久弥新的奥义。

本文作者:小野

编辑:小野

图片制作:胖丁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可能你还感兴趣: